我喜欢束缚自己,这是我没跟任何人提起过的小爱好。把脚放在一起,然后用绳子定期绕过皮肤,绑起来睡个好觉,总能缓解我日益增加的压力。
字母圈真实故事
我的出租屋不大,但是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唯一的不足是挤在有几个单间的地下室,所以没有阳台。每次晾衣服都需要经过过道,爬楼梯到地面,把衣服撑在一些歪斜的晾衣杆上。
晾衣绳立在小区的路边,有几把斑驳的藤椅,是小区里一些老人用来放松和晒太阳的。但是,有几次我看到一个又高又瘦的男人坐在上面,戴着金边眼镜,打着西装打着领带。
他或是打电话,或是玩手机,从没有正眼看我,但我总觉得,他一直用余光在追踪我。更奇怪的是,我晾完衣服回到屋里,不久之后便会听到一阵脚步声,透过门缝悄悄地看,那个男人也就离开了。
第三次遇到这个情况的夜晚,我迟迟没有睡着,考研的压力加上奇怪的男人,使我产生了一种莫名紧张的情绪,整夜都头脑迷离。之后几天我都没有去路边晾衣服,我宁愿让衣服在屋里阴干,也不想多生枝节。
那个男人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是晚上十点,我正从自习室走回我的住处。他站在地下室的入口处抽烟,我一眼就认出了他,高高瘦瘦,眼袋浮肿,提着公文包,脸颊甚至有点凹陷。
我想快点飞离他,就提前掏出钥匙,打开地下室的入口门。他却一闪身,跟着我进入了地下室,还不断地跟我道谢,“谢谢谢谢,忘带钥匙了,要不是你我不知道要等到几点。”
我回头礼貌的笑了笑,才发现他一直盯着我的脖子,我下意识的感觉到了。是昨天我自己绑的绳子的痕迹,像蚯蚓一样。
他警惕又关心地问我,“你遇到麻烦了吗?”
我摇摇头,“没有,自己不小心抓的。你也住这里?”
他停顿了一秒,很快回答道:“哦不,我住在对面小区。我在这个地下室租了个储藏室,来拿东西。”
寒暄了几句,我才知道,他曾经和一个6岁的女儿在当地外企工作,妻子在幼儿园当领导。他知道我在准备考研,还分享了一些自己的经历并鼓励了我。
回到屋里,我觉得那个男人说话文质彬彬,可能是我自己想多了,心里还有些愧疚,想着如果再遇到他时一定和他道个歉。。。
只是没想到第二天去自习室的路上会遇到他。他开着车,摇下车窗迎接我。我有点意外,他也许感觉到了我的诧异,他说,“小姑娘别怕,我去公司办事情,刚巧又遇到你了,我不是坏人。”后来在小卖部,在路上,在房子门口,越来越频繁的遇见他,让我觉得这些“巧合”密密麻麻,令人发指。
字母圈真实故事
有一次来大姨妈,实在是肚子疼复习不下去了,就想早点回去休息。我刚走到地下室门口,却看见那个人正对着我的房间四下张望。我喊了一声,问他在那干嘛。他转过头,吃了一惊,很快又恢复了镇静。他慢慢地向我走来,他走路的方式有些不自然,他试图很自然地掩饰,这让我起鸡皮疙瘩。
他笑了笑,“没,下班的时候在小区门口看到有你的快递,就顺手给你带过来了,看看你在不在家。”我接过快递,最外面的包装袋被撕掉,露出里面的包装盒。是我新买的红色棉绳,用来绑自己的绳子断了。我不知道他是否发现了里面的东西。
我把快递飞速藏到身后,摸出钥匙,打开房门,钻进屋子,关好门,背靠在墙上。我感觉到他没有走,他就在我的门外,距离我几米的地方,也许在盯着我的门,也许在看着我拉紧窗帘的窗子。我全身灼热,仿佛他的目光能够穿墙而过,让我浑身不适,汗不断地从额头上流到眼角,这是我人生中从未经历过的恐惧。过了很久,我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,那人走了。
我像一个断了线的木偶,突然跌坐在地上,胸口起伏着,像一只刚刚逃脱捕捉的疲惫的小鸟,我觉得我终于逃脱了。但我的手机却收到短信亮了起来。
“别紧张,小妹妹。我刚才很唐突。明天我请你吃饭作为道歉。中午12点,我去你自习室门口接你。”
手机从我手中滑落,心里升腾出一种绝望的感觉,那个男人从快递上抄走了我的电话,还不知什么时候知道了我自习室的地址。
从那天开始,我拉黑了他的手机号,经常故意自习到很晚,然后回自己原来的宿舍休息。即使一定要回租房住处,我也会尽量带着朋友,我知道那个男人不在,但也会在屋里大声吵闹,把电视声音开到最大,像是对某种无言的存在宣战。我觉得是因为我之前太安静了,大家觉得简单,有机会。只是从那以后,每次手机亮起,陌生号码的短信和来电都让我胆战心惊,我没有办法做到完全集中精力去复习,我总觉得有双眼睛,在不近不远的地方偷偷窥视我。

Last modification:December 17th, 2020 at 08:58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