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人都会有某种意义的BDSM想象,或实践过某种方式的BDSM。但生活上,不管是偶尔尝试一下BDSM的人,或是把BDSM当做日常的人,都被归纳为一个整体。奥博学术大学的尼克拉斯·诺丁(NiklasNordling)的研究发现,在BDSM的参加者中,有8%的男性和23%的女性表示曾在孩童時期被性虐待,分别比普通群体高出5%和15%


  • 喜好BDSM是变态吗?

各大媒体一般 用“正常”这个词来表述BDSM,觉得实践BDSM或把它当做生活习惯的人是健康的。支持BDSM的人常常引证发展心理学博士安德烈亚斯·维斯迈耶(AndreasWismeijer)的一项研究来证明这种说法的正确性。
研究发现,BDSM的践行者不那么神经大条,更开朗,对新的体验更开放,更尽责,对拒绝更不敏感,幸福感指数更多,但亲和度不太高,尤其是一些担负“控制”(dom)角色的人。
但这种研究存在一些 的片面性,结论也有不确定性的偏颇。参与研究的自愿者是从荷兰的一个BDSM社区论坛上招募的,而实验组的参加者则是434名源自热门女性杂志的女性读者们。很难说清她们的心理健康状况能反映普通非BDSM群体的心理健康状况。

  • 什么样的人会进入“字母圈”?

布鲁塞尔圣米歇尔欧洲医院的内尔·德·尼夫(NeleDeNeef)指出,对BDSM更感兴趣的人,既也许具有某种人格特质(比如较高的开放性或开朗性程度),也也许具有某种人格障碍,其中怎样定义“人格障碍”是个难题。
寻找感官刺激和非理性似乎也有一些 的效果,他们也许会引导一个人探索奇特的、更强烈的非主流行为。
孩童時期是否遭遇过性虐待也与BDSM有一些 关联。奥博学术大学的尼克拉斯·诺丁(NiklasNordling)的研究发现,在BDSM的参加者中,有8%的男性和23%的女性表示曾在孩童時期被性虐待,分别比普通群体高出5%和15%。


柒叔认为BDSM是在一个“谱系”上的定义。想象和实践是两回事。实践也未必构成日常生活的状态。但生活上,不管是偶尔尝试一下BDSM的人,或是把BDSM当做日常的人,都被归纳为一个整体。

Last modification:October 12th, 2020 at 11:22 pm